首页 > 养殖信息 > 水产养殖行情 > 正文 

海鲜商贩损失百万,鱼虾价格跌破成本

发布者:德德猫 发布于:2020-02-05 分类栏目:水产养殖行情 浏览:

  今年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,莫过于餐饮行业,上至五星级连锁酒店,下至路边街头小饭店,几乎都处于关门停业的状态,据不完全统计,春节假期内,餐饮业零售额或损失5000亿元。

 
餐饮业的萧条直接导致大量活鲜水产品积压、滞销,往年熙熙攘攘的水产市场如今变得冷冷清清,原先身价不菲的高档海鲜也只得贱价出售,年前囤货的批发档主及商贩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,又有多少养殖户望着塘里一天天长大的鱼虾发愁,库存损耗风险、养殖成本增加、资金回笼压力都令他们目前的处境十分堪忧。
 
为此,本刊采访了全国多个地区的市场一线从业者,经调查了解,此次疫情影响范围广、亏损面大,不仅对海鲜产业造成致命打击,且在养殖品种方面,石斑鱼、桂花鱼、南美白对虾、牛蛙以及草鱼、罗非鱼等亦深陷其中。本文通过当前水产人最真实现状的报道,向外界传达他们最迫切的诉求,同时希望能借助社会各界力量,帮助他们,共渡难关。
 
海鲜大量囤积,档口近乎全面亏损
 
据了解,目前全国多地的水产批发市场均遭受重创,部分水产批发市场近乎处于歇业状态,全国水产品成交量大幅锐减,且受交通管制及道路封禁等影响,运载活鲜货车需经过重重关卡,输送量明显减少,市场流通严重受阻。
 
来自广州黄沙市场的某档主表示,昔日的黄沙市场一到过年就热闹非凡,每晚上的成交额就高达数亿甚至数十亿元,现在因为疫情加剧,人们都不敢来市场买海鲜了,今年9成以上的档口损失惨重。他自己年前投入数百万元,从越南进口大量尿虾、花龙、青龙等高档海鲜,也因为饭店关门、部分航班、货运停运导致滞销,今年过年期间至少减少8成的订单量,档口的生意也是很惨淡。
 
 
 
■ 大量囤积的高档海鲜
 
 
石斑鱼流通受阻,东星斑无人问津
 
一名多年从事石斑鱼流通的李老板向小编反映,现在他们的产品还是可以顺利运出,但水车必须经过严格的防疫消毒,水产品也必须具备合格的出入场证明。不过近期受疫情影响,广东水产批发市场都很冷清,他们这两天只能把货拉到了香港。
 
同样在海南养殖并流通石斑鱼的薛老板透露,以前过年期间他每天都有上万斤的走量,去年珍珠斑能卖到40元/斤以上(1~2斤),而近期价格已经跌到21元/斤左右,目前海南珍珠斑以2斤规格为主,这两天价格不到20元/斤。此外,今年海南很多人养殖东星斑,也都想在过年出手博高价,但现在几乎没有订单,连水车也没人来拉了。
 
桂花鱼跌破成本,后市将现上市高峰
 
 
 
随着超市、市场的需求量锐减,除了石斑鱼之外,现在的桂花鱼面临着同样的危机,由于都是价格较高的名贵品种,春节是一年当中销售最旺的时候,每天流通量比平常要翻个三四倍,但今年的桂花鱼却因疫情影响,不仅年后价格创历史新低,养殖户只得望鱼兴叹,而且在其他产业链上,流通商因年前订的鱼价高,部分餐馆囤积了大量的鳜鱼,均面临着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。
 
珠三角某桂花鱼流通商表示,以前过年期间一些大型的流通公司,每天至少有二三十万斤的流通量,今年到了初二之后开始急转直下,市场流通明显放缓,走量大幅度的削减,即使进入市场也没有什么价钱。近日,广东统货价只有20元/斤,由于价格已跌破成本,大多数养殖户不愿抓鱼,流通商也是按兵不动,之前订鱼的都协商推后抓,谈不妥的只能赔偿订金,因此部分流通商遭受损失。
 
“现在市场上很多养殖户无法卖鱼,但是租金、饲料成本却在不断上升,而且春季投苗也是需要资金投入,养殖户面临的资金压力可想而知,因此待疫情得到全面控制,交通恢复正常之时,这些桂花鱼将会出现一波上市高峰,届时市场行情将会如何走,难以想象。”某流通商表示:“湖北前年养草鱼亏损的人,去年借钱转养了桂花鱼,今年出鱼的价格又不理想,相信今年大家投苗的热情没有去年的高了。”
 
湖北黄冈某桂花鱼养户,现有1万多斤的桂花鱼待出手,他称周边好多人也是养桂花鱼的,存塘鱼都已达1斤以上的上市规格,往年一般都是拉到武汉批发市场,但目前武汉还处在“封城”状态,水产品销售情况还比较萧条,继续走武汉的话卖不起价格,所以打算寻求外地的买家,随时欢迎各地朋友来电咨询。
 
对虾价格几近腰斩,仍有2~3成存塘
 
在对虾市场,广东、福建、海南等地不少人养冬棚虾或晚造虾,因年前价位没有达到预期导致部分虾存塘,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年后竟是一场大灾难,养殖户纷纷感叹今年的虾卖出“白菜价”。
 
据来自珠海的一养殖户介绍,他们周边还有2~3成的养户没有卖虾,但现在受疫情影响价格暴跌近12元/斤,这两天40头/斤规格卖到16~17元/斤,对比去年过年同期价格几近腰斩,如果以现在价位卖虾是亏本的,现在他们对今后的市场行情深感担忧,而且虾存在塘里的风险也太大,不仅饲料无法及时供应,而且担心虾出现发病情况。
 
而福建市场也因销售受阻,目前40头/斤规格卖到24元/斤,而且还是活力好的健康虾,如果是病虾只能卖到15元/斤,大多数养户都不舍得卖虾,选择存塘继续观望后市价格。据某饲料厂业务员介绍,目前漳浦高位池存塘约有2成,龙海地区的土塘还剩3成左右,虽然现阶段存塘的虾不算很多,但因销售问题短期内难以出手,不过近来市场上虾贩相对活跃起来,相信不久之后应该能恢复正常,
 
在海南,晚造虾存塘积压的情况相对来说更为严重,某对虾养殖户向小编透露,他塘内仍有6万斤虾等待上市,规格从20~40头/斤不等,这批虾几乎还没卖过。“今年冬天天气不是很冷,虾的长势比较好,广东等大陆市场的虾也多,年前虾贩收虾以大陆为主,只有少数水车过来海南岛,之前虾价一直不是很理想,本想着年后水车应该会来得多,结果却碰上这次疫情,虾价甚至比年前还要压得更低,也很少看见有水车来收虾,周边应该还有上百口塘还没卖。”
 
数亿斤牛蛙被禁售,养殖户心急如焚
 
近日,在四川、广东,牛蛙、甲鱼等常见水产品被列入禁售名单,引起了广大同行朋友的关注与质疑,本来餐饮业停业已经导致大量牛蛙滞销,而如今的这一消息无疑是雪上加霜,对整个牛蛙产业将有可能带来毁灭性打击。

实际上,去年牛蛙行情比较低迷,部分养户已经是借钱养殖,如果今年牛蛙销不出去,一名养户将可能损失数十万元,而且清明过后发病风险加大,牛蛙的死亡率也会大幅上升,因此现在养户们可以说是心急如焚。
 
据悉,不止澄海,广西、湖南两地还有大量牛蛙等待上市,如今牛蛙被定性为“野生动物”,那么即使后期餐饮业恢复正常,以牛蛙为主的餐馆可否顺利开业?牛蛙销路问题如何能够解决?本刊将持续关注报道。
 
当然,最受伤的还是牛蛙养殖户,他们养殖的牛蛙都可上市,今年年前的销售非常火爆,可现在他们能做的却只有“等待”。广东澄海某养殖户称,“牛蛙的流通渠道比较单一,通常都是销往批发商,批发商再卖给餐饮经营者,但现在饭店基本上都已关门,唯一的销路就被堵死了。我们周边养殖的牛蛙预计达到2亿斤左右,至少有8成的人还没有卖,如果不能得到妥善处理,那后果不堪设想,上万养殖户将严重亏损,或面临失业。”